ag真人网页
位置:三七书屋 > 历史军事 > 交手 > 第一百六十二章 叛变

第一百六十二章 叛变

    张晓儒先去审讯室看了一眼,?#20185;?#33521;勇正在用刑,这个日本特务,听着中国人发出的惨叫,也变得亢奋起来。

    被绑在木桩上的两位受刑者,衣服早就成了条状,身上皮开肉绽,到处血肉模糊,已经不成人样。

    张晓儒走进来,微笑着说:?#21543;仙?#21531;,招了吗?”

    哪怕心底悲愤填膺,脸上还得挤出自然的笑容,这就是潜伏在敌人内部,必须掌握的技能。

    ?#20185;?#33521;勇冷冷地说:“这两人嘴硬得很,不肯承认。”

    审不出来,也就没有成就感,碰到张晓儒时,很是沮丧。

    身为张晓儒的顾问,?#20185;?#33521;勇认为,他的专?#30340;?#21147;,要远胜张晓儒。

    可手里的犯人不招供,令他很恼火。

    张晓儒安慰着说:“或许真不是共产党。”

    ?#20185;?#33521;勇把手里的鞭子一扔,随口说:“你是不是想跟徐国臣一样,连夜审讯?”

    张晓儒惊讶地说:“徐国臣也来了?”

    ?#20185;?#33521;勇说:“你们都是一样的心思,他可能在后面已经审上了。”

    张晓儒大急,顾不上再跟?#20185;?#33521;勇说话,马上去了后面关押吴德宝等人的房间。

    张晓儒心里升起一起不好的预感,徐国臣半夜出现在特务队,不会是发现什么了吧。

    还没到门口,张晓儒就听到了徐国臣的声音。

    这间房,能清晰地听到前面审讯室传来的惨叫声。

    再加上北村一之前审讯的两人,血肉淋漓地躺在角落里,对房间里的所有人,产生着极大的压力。

    徐国臣语重心长地说:“诸位,好汉不吃眼前亏,皇军战无不胜,跟着共产党死路一条。”

    张晓儒走到门口,淡淡地说:“徐队副,你这是一个人审六个人?”

    徐国臣看到是张晓儒,马上换了一副笑容,走过来低声说:“张队副,能不能让我先审?”

    张晓儒板着脸:“你先审可以,但不能把我的人也审了吧?”

    他的目光,在丁廷荣脸上瞥了一眼,丁廷荣?#25104;?#33485;白,独自坐在角落里。

    徐国臣笑着说:“放?#27169;?#23601;算审出来,也是你的功劳。”

    张晓儒扫视了房间,北村一之前的犯人,龟缩在角落里,他们受了刑,身体遭到极大摧残,个个皮开肉绽。

    ?#25484;?#20013;,飘着一股令人作呕的血腥?#19969;?br />
    姚好?#25276;?#37085;元庭、吴德宝在旁边照料着,而丁廷荣则坐在对面的角落,全身颤抖着,也不知道是因为冻还是怕。

    张晓儒淡淡地说:“徐队副,你不会打算现在就审吧?”

    徐国臣皮笑肉不笑地说:“现在审也可以,晚审不如早审。”

    张晓儒站到吴德宝面前,冷声说:“你们想好了没有?#32943;?#22312;说还来得及,免得受皮肉之苦。”

    在特务队,他必须表现得像个汉奸。

    姚好友大声说道:“我们都是老百姓,你们抓错人了。”

    张晓儒冷笑着说:“是不是抓错了人,?#28982;?#21040;了审讯室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张晓儒的目光,在他们?#25104;仙?#35270;着,当他的目光与吴德宝触碰时,张晓儒突然眨了一下眼睛。

    吴德宝大声说:“这里只有我是游击队的,其他人都是老百姓,你们不能对老百姓动刑。”

    徐国臣冷笑道:“我看你们都是共产党!”

    他一直观察着房间中的几人,感觉张晓儒这次捡到宝了。

    而自己挑的田永胜,似乎也不简单。

    可是,想撬开共产党的嘴,也不是那么容易。

    他的感觉跟张晓儒一样,这些?#35828;?#20013;,或许最先开口的是丁廷荣。

    此时的丁廷荣,龟缩在对面,这种下意识地行为,表明与姚好友等人已经划清界线。

    徐国臣突然说:“张队副,其他人今天晚上都可以不审,这个丁廷荣必须要审,让他尝尝我们的厉害。”

    丁廷荣听?#21483;?#22269;臣的话,眼中露出胆怯的目光。

    张晓儒冷冷地说:“徐队副好大的威风,要是没记错的话,你现在跟我一样,也是副队长吧?我怎么做事,要你来教?”

    徐国臣尴尬一笑,走到丁廷荣面前大声喝道:“丁廷荣,你是不是共产党的干部?”

    听?#21483;?#22269;臣的话,丁廷荣突然全身一颤,全身剧?#20063;?#25238;起来。

    丁廷荣结结巴巴道: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徐国臣上前一步,怒声说:“我什么?是不是敬酒不吃要吃罚酒?”

    丁廷荣被张晓儒一吓,浑身剧烈地抖动着。

    “当!”

    丁廷荣正要说话,突然看?#21483;?#22269;臣朝他扑来,吓得魂飞魄散。

    丁廷荣今天听了审,又看到其他人受刑后的惨状,早就吓破?#35828;ā?br />
    他以为徐国臣要对他动手,吓得?#24613;?#24320;口招供。

    然而,徐国臣却滚到一旁,摔了个狗吃屎。

    不是徐国臣朝他扑来,而是后腰挨了张晓儒一脚。

    张晓儒得理不饶人,跑过来又是一脚,重重地踢在徐国臣肚子上,嘴里还骂道:“徐国臣,这是我的犯人,你有什么资格审讯?”

    徐国臣觉得,丁廷荣意志薄弱,感觉要开口了,怎么也没想到,张晓儒竟然会作出如此举动。

    难道与自己作对,真要比审讯共产党还重要吗?

    徐国臣像受了极大委屈,张晓儒眼瞎吗,丁廷荣马上就要招了啊。

    他大叫:“张晓儒,老子这是在帮你!”

    张晓儒挥拳如飞,借着怒火,才不理会徐国臣:“?#20063;?#20250;审?我看你就没安好心。说,是不是要跟哪个共产党取得联络?#20130;?#21327;助他们逃跑?”

    徐国臣很绝望,大叫道:“孟民生!你死拉!”

    站在门外的孟民生,听?#21483;?#22269;臣的求助,马上跑了进来。

    看到房间内的情形,也是呆住了,见张晓儒还要动手揍徐国臣,连忙劝道:“张队长,徐队长,二位都是长官,何必动手。”

    张晓儒站起身,冷哼了一句:“哼!”

    丁廷荣被眼前的变故惊呆了,他突然战战兢兢地说:“我愿意合作!”

    张晓儒怒声喝道:“闭嘴,?#28982;?#20877;收拾你!”

    徐国臣顾不?#20185;?#19978;的伤,马上说:“赶紧说。”

    丁廷荣忙不迭地说:“我愿意合作,我是中共双棠县政府的干事。”

本站所有小说均转载于网络,若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.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回应,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!

ag真人网页 福内蒙古时时 单机麻将推荐 极速快乐8开奖结果 赛车pk10玩法 四川时时说明 辽宁福利彩票快乐12开奖查询 加拿大28结果预测凤凰 内蒙古时时走势 国标麻将规则 安徽15选5开奖走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