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g真人网页
位置:三七书屋 > 都市言情 > 天才心理学家 > 第三十章 【一分钟倒数】

第三十章 【一分钟倒数】

    附近的一个地下停车场。

    滴答滴答。

    老旧的水管正在渗漏着水滴,落在?#35828;?#19978;。

    能够看到那扇墙已经因为长期的滴水,变得形成了一道绿黑色的痕迹。

    铁链锁起来的一道身影绑在了停车场的承重柱底下,?#25104;?#38738;一块紫一块,嘴边流?#39318;?#40092;血,整个人相思浑浑噩噩那般。

    此人赫然便是银发男?#24433;?#20271;,而且处于迷糊的一种状态。

    站在旁边的一群凶徒则是当初在巷子出口处,用十几条枪围剿着方文涛和卢胤泓,以及陈冬众人的家伙。

    范衡的手下——王军磊。

    他们手里拿着的窃听器的另一组收听话筒,便听到了黎叔的声音在里面缓缓地传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等等吧,?#39029;?#23436;这碗面在跟你们聊。”

    王军磊表情有些凝重,他自然不可能天真地以为如此轻易就能骗过目标人物。

    但对方的这种淡定自若一直跟他们有说有笑的情况。

    让他有种说不出的?#21507;輟?br />
    他死死地盯着已经如同废人一般的银发男子,他们使用一?#32622;?#20026;“65-4”代号的药剂注射进入对方的体内。

    效果与东莨菪碱有百分之八十的相似,但在精神状态的?#31181;?#25928;果上更好。

    对抓回来的敌人进行拷问时,可以极大减少他们的时间,问出对方在理智清醒时不可能说出来的秘密。

    然而即便如此,拷问很是顺利。

    却不知道到底在哪个?#26041;?#20986;了问题,导致他们精心?#25165;?#30340;替身瞬间被识破。

    “盯着他!”

    王军磊转身摸起黑色的手机,然后回到了那辆面包车里,“哐”地一下拉上车门。

    确保谈话的声音不会传出车外。

    他打通了老板的电话,并?#19968;?#25253;着情况。

    “老板,什么都没探出来,暴?#35835;恕!?br />
    ?#23433;?#36807;那个银发的家伙现在在我们手里,他应该知道那个老头不少秘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此刻在高级餐厅享受着红酒晚餐的范衡。

    他站起身来透过落地玻璃俯视着底下这个?#34987;?#30340;城市,他看着夜景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范衡的眉梢用力地锁紧,露出很深的皱纹。

    在视频会议里。

    他跟?#20384;?#21457;生了口角冲突,随后会议结束之后,他就下了死命令调动所有的眼线,必须把这老家伙给盯死了。

    在他看来?#20384;?#32477;对是知道内情的人,而且是关于叛徒这方面的消息。

    对方乘坐私人飞机抵达曼谷的那一刻。

    他的眼线马上就捕捉并跟踪,并且顺利地在对方落脚的地点的周围进行了埋伏。

    范衡眯着眼睛静静地摇晃着手里的红酒杯,然后开口问道:“他是什么态度?”

    王军磊迟疑了片刻,才回答道:“很镇定,而且可能在进门的时候我们的人就已经暴?#35835;耍?#30001;始至终节奏都掌握在他的手里。”

    “他甚至还试图通过窃听器跟我们对话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,我目?#23433;?#27809;有回?#27492; ?br />
    “看他的意思是,并不希望我们杀掉他的这个下属。”

    范衡举杯抿了一口红酒,然后开口道:“跟他开门见山吧,别玩那些没用的小把戏了,黎叔也是见过世面的人,你们唬不了他。”

    “直?#28216;剩?#21040;曼谷到底想干嘛!”

    “是来杀人的还是怎么样,让他给个准信。”

    “事成后把那个国?#24066;?#35686;给放了吧!”

    王军磊仿佛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那般,他难以置信地语气问道:“放了?”

    那么艰难才逮住,而且显然是重要人物。

    范衡眼神越发的深邃,在脑海里回忆起当时视频会议里对方的表现,以及大家投?#26412;?#35758;的时候情绪态度。

    如今的矛头所向已经不在黎叔的身上了。

    甚至藏身在?#32531;?#30340;叛徒,说不定未必是十恶不赦,反而是想要揭开真相的人罢了。

    “放了!”

    范衡别有深意地开口道:“我是个生意人,我?#19981;?#25237;资。”

    王军磊深吸了一口气,便回答道:“明白!”

    哔的一声,电话挂断。

    恍然一下拉开车门,?#29992;?#21253;车里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朝着旁边的手下吩咐道:“弄点水来泼醒他!”

    说罢,便对拧着手里的对?#19981;?#21898;道:“九叔,面吃完了吗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?#20384;?#25343;起纸巾擦了擦嘴角,然后笑着声开口道:“刚好吃完,怎么,想清楚了?”

    王军磊咬着牙,这个老狐狸很?#22681;?#29502;。

    “老板让我问一个问题,你过来曼谷到底想做什么!”

    ?#20384;?#25226;擦嘴的纸巾丢进了垃圾桶里,然后保持微笑地对着桌面上的窃听器回答道:“既然你诚心诚意的问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就告诉你!”

    “我来找几个小娃聊聊。”

    “在这瞎折腾也没有意义,有时候局外人比局内人看得清。”

    王军磊露出谨慎地表情,曼?#20154;?#20046;也确?#24471;?#26377;其他人的值得对方亲自动身了。

    这个回答的可信?#32676;?#39640;!

    当然究竟是随便聊聊,还是聊什么核心话题,甚至是想要意图不轨,他觉得对方也不可能告诉自己。

    “九叔,你也就别为难我了,就透一点点口风也好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方便回去交差你说是不是。”

    王军磊很是主动地提议道:“这样,您就说两个关键词,我把你的人放了,保证活着回去,不缺手不缺脚。”

    ?#20384;?#39039;时就笑了出来,让感慨道:“还行,这个提议我?#19981;丁!?br />
    “这样吧,你现在让你的人把他放了。”

    “然后你们就可以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给你一分钟的时间,活着逃出去,我就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还没等对方应声,他便笑眯着眼开始倒数:“59……58……”

    王军磊楞了一下,他猛然嘴唇发白,脱口而出地反驳道:“什么意?#36857;俊?br />
    “56!”

    “55!”

    话?#24598;?#26159;老人家很稳冷静地倒数着。

    王军磊?#25104;?#39588;然发黑,他咬着牙望了一眼已经被泼了一盆水,正在恍恍?#20415;?#22320;睁开眼睛的国?#24066;?#35686;。

    耳边仍然听到对方在倒数。

    “48!”

    “47!”

    他猛然拽紧拳头,然后一把给众人挥手示意走人!

    底下的小弟犹豫了一下,指了指那个被绑起来的家伙,询问是否就这样丢在这了。

    “42!”

    “41!”

    王军磊开始大口大口喘着气,让所有人上车,表情慌张语气急促地喊道:“直接走走!”

    如此,众人上了这台面包车!

    大家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。

    只能听见那个老人家还在倒数着,而且留给他们的时间越来越少。

    车子方向盘一打,便朝着停车场出口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31!”

    “30!”

    随着倒数的声音,众人的紧张情绪似乎也被勾了起来。

    王军磊眼神冰冷回头看了一眼,他们已经顺利地从那个破停车场里出来了。

    他表情凝重地盯着周围的情况,并且死死地看着后面的车辆。

    “拐弯!”

    “直接拐!”

    如此这辆面包车便不?#31169;?#36890;法规,在人行道上拐了过去非机动车道。

    “25!”

    “24!”

    他面如死色地盯着后面的车辆,发现并没有跟过来,才恍然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下一秒他就有种说不出的诧异和不对劲。

    没有车跟出来?

    为什么?

    但却还在倒数?

    对方不知道他们已经走了?

    想到这里。

    王军磊突然瞪大眼睛,脱口而出道:“等下,回去!”

    他像是发脾气那般大声地喊道:“掉头,重新回去!”

    众人都全然懵逼了,不知道怎么?#23478;?#32463;逃出来了,为什么有要回去。

    车子终于又急急忙忙地开回去?#35828;?#19979;停车场。

    沿着原路返回的时间里。

    倒数终于结束了。

    “3!”

    “2!”

    “1!”

    “轰隆,恭喜你们被炸死了!”

    ?#20384;?#31505;眯着眼正在抽着一口烟,他的手机震动了起来,赫然是手下给他发的紧急信号。

    他把窃听器放在脚底下,然后一脚?#20154;椋?#36824;特意用脚跟旋转了一下。

    这才接通手机对着逃出来的下属开口道:“在我楼下等我。”

    说罢,?#20384;?#26469;到洗手间洗了一把脸,望着满眼恐惧被捆绑在厕所角落里的女人,然后笑了笑。

    便转身地打开门走了出去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此刻在地下停车场里。

    白色面包车急刹车停了下来,回到了刚才的那个位置。

    这才极其操蛋地发现那个被绑起来的男人不见了,地下只留着那条锁链。

    王军磊暴怒地上前一脚踹在了铁链上,骂了一句:“我*他娘的!”

    话筒的声音也消失了。

    说明窃听器已经被毁掉了。

    搞了半天自?#21644;?#20840;被戏耍,根本就没人埋伏在周围。

    这个老家伙从一开始恐怕就没准备跟自己说实话。

    顶点

本站所有小说均转载于网络,若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.我?#22681;?#22312;第一时间回应,?#34892;?#24744;的合作与支持!

ag真人网页 广东快乐十分走势图50 香港王中王宝典资料跑马 十一运夺金老11选5 河比体彩快三开奖结果 云南快乐10分开奖走势图 浙江快乐12预测 山东时时玩法 香港马会手机软件 北京赛走势图技巧 福彩云南快乐十分投注技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