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g真人网页
位置:三七书屋 > 都市言情 > 我成了一条锦鲤 > 第0297章 生活所迫

第0297章 生活所迫

    “那这么说,我们还得以不变应万变?”杨如意有点颓。

    林冉唉了一声:“要不还是等他们自爆算了。”

    自爆个P,一帮不争气的。

    季铭眉头皱的死紧:“各位是不是做点对得起自己工资的事情?龙城体量上是比我们大得多,但是人家要踩《地球?#32602;?#21681;们是不是可以跟京城文化,跟中影一块来应对?而且今天这种情况,难道我们什么都不做,外人就会信我们是白莲花?虽然我确实是一朵白莲花。”

    ?#21834;?br />
    “不会!《视界》这样的文章时不时来一篇,人家就产生这么一个印象了。你做什么不做什么,那都一样。咱不要妄想能够把所有人都拉到这一边来,有些根深蒂固地恨我的,你不去说什么,他也觉得你不是个好人,这些人哪里有必要去理会呢?该做的肯定是要做的,就在乎于怎么做,才能让信我们的人更信,中间儿那一拨,努力去争取,这才是水平不是么?人家说我们是产品,我们就把自己当产品好了呀,你去做条漫,做视频,让粉丝做MV等等,就去好好说说,季铭这个产品,他是莫得感情的流水线下来的,还是汗水、努力、拼搏、竞争……然后是满满的诚意,才铸就这么一个人,这样的产品不好么?咱们就是服务人民呀,人民要好的娱乐产品,我们就苦心孤诣地提供呀,这有什么不能说的?

    关键是话语权和解释权的争夺。

    他给一个词儿,我们就躲着,能跑多远跑多远,这太消极了吧?咱们要把这个词儿的解释权给夺过来,你说它不好,我还就说它好,精心设计怎么了?总比?#31181;?#28389;造糊弄人好吧?精心设计用的什么材料?用的是长年累月的努力和付出,用的是对艺术作品的尊重和敬畏,用的是面向观众的一颗赤子之心,用的是我季铭的一口唾沫一个钉子的口碑,我出来的戏,就是好戏。

    这样的精心设计不好么?老百姓不?#19981;?#20040;?#33510;牛俊?br />
    自从得到锦鲤以来,季铭是努力做到利用而不依赖,各?#20013;?#24895;任务,大多都建基于他的努力和更努力之下,还愿任务就更不必说,感愿任务尽管有功德点的奖励,他也极少去同意,都是这个原因——锦鲤可以来,它也可以走,如果锦鲤走了,他还能立住,能成事,那这就是一场天大的机缘,如果锦鲤走了,他也就废了,岂不是一场大祸?

    季铭没有这?#21019;馈?br />
    ?#36843;?#30707;说他台下情商高,台上没情商,也不是天生的,越是?#20197;?#36234;是谦谨,越是开?#20197;?#26159;慎独——他不会矫情说不靠锦鲤,也不会把一切都搭上去。

    何况,锦鲤在一天,被加持过好多次的“前程无限”远期许愿任务,就都在他身上——这不就是主角光环么?

    “周总你?#30340;兀俊?br />
    一直没怎么说话的周西宴,有点感叹,虽然她不知道刚刚才21岁的季铭,春风得意之余,是怎么养出这么一副心思的,比杨如意,比林冉,甚至比上她,也未必就想的更少。平时就躲在那儿,把琢磨人琢磨事儿当爱好么?

    季铭要是知道她想的,一定会感叹一句:若非生活所迫,我何必搞得自己一身才华。

    周西宴点点头:“是,网络营销到今天已经不是个新鲜词儿,清者自清这种想法,就太可笑了。上回看着谁说的,长腿就是为了跑,长嘴就是为了吵,半斤的鸭子四两的嘴,很有道理啊。这件事儿,公司会当个大事儿来做,咱们是沉默太久了,好些人都忘了我周西宴的本行是什么了。”

    季铭选择相信她,毕竟4成的佣金,不是个小数目——光?#35835;骼说?#29699;》的片酬,就顶的上喜田去年三?#31181;?#19968;的净利了。

    “季铭你还是好好拍戏,公司该做的都会做。《Vogue》的封面,这边会给你带个队一起过去,戴总监会一起去的,说起来,她还没?#36843;?#19978;过《Vogue》的封面呢,哈哈。你倒是有什么想法跟对方沟通,?#20040;?#24635;监去,别自己上,这种时候,多一事不如少一事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季铭当夜飞回蓝岛,重新入组。

    第二天季铭工作室的官V,宣布将举办季铭出道500天粉丝会,特地加亮表明:“是一款精致完美、精心设计的回馈粉丝的产品?#20445;?#25163;艺有限,老板又回组里不理事了,希望大家不要嫌弃?#20445;安还?#22240;为外界的肯定,我们对自己的业务能力也是?#20873;?#33258;信的?#20445;?#25964;告粉丝,不?#24066;?#32487;续在微博下吐槽我们,否则我们将保留采取营销行动的权力。”

    哈。

    “好怕怕,官皮好吓人。”

    “天哪,喜田的精致完美营销行动,也太狠了吧?OMG!!”

    “OMG,请问我的工资什么时候结一下,500天我起码发了5000条微博,点赞评论更是不计其数。请不要拖欠农民工工资,否则我也保留采取营销行动的权力,比如?#33402;摇?#26576;界》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到底是不是瞎了?粉丝会啊!!我的天哪,姐姐真是活到了好时候,季铭居然办粉丝会,一周年的时候我还有点妄想,可是现?#31561;?#25105;不得不低头。万万想不到,500天居然有粉丝会,我的娘娘哎,老娘现在开始攒钱,并开始结识黄牛,有?#40092;?#30340;请介绍给我。”

    “哭哭哭,太不容易了,居然有粉丝会,能看到季铭念周冲的那?#20301;?#24425;独白么?能看到季铭在三里屯演的犀牛马路么?能听见季铭《Memory》和《就在?#19997;獺?#20040;?能看见传说中的一?#33268;?#21644;舞蹈么??能见识一下季铭的美好body么?还有,还有,能见到钢管舞么啊啊啊啊!!!”

    ——“钢管舞?你太敢想了吧姐妹?”

    ——“我做梦都不敢想这个啊。”

    ——“岂不是要满十八岁才能进现场?OMG,妹妹今年刚?#31456;?#36275;呢,嘻嘻。”

    ——“姐姐已经28了呦。”

    ——“那解解你真是好老惹。”

    ——“胸口一支箭,要不要对自己人这么狠?”

    “牛皮牛皮,这个福利发的及时。”

    确实及时,显然周西宴,或者喜田的媒体部?#29275;?#23588;其是新媒体部?#29275;?#39318;先选择动员起季铭的粉丝来——什么设计不设计,什么产品不产品,比得上小哥哥美颜盛世,才华惊天么?

    呸。

    而且通过粉丝们的嘲讽,将?#21543;?#35745;”“产品”“精心”这一系列关键词汇给平庸化——人人都在说,粉丝是嘲讽《视界》和幕后黑手,黑粉则是正儿八经诋毁,各路评论者善恶难辨,真假难分,所以这一切就不具一个确定指向了。

    没棱没角,没有杀伤力。

    仅此一招,其实就将《视界》那篇文章给废掉了,对于后续可能有来的手段,也封掉了他们很多的展开——比如进一步发掘季铭的出道历程,比如将其他人脉扯进来分析一通等等,这些招式,没出已经被废掉七分威力。

    有粉丝基础的?#20040;Γ?#36825;就是其中一条了,除非真的是被锤的死透了,否则光是一个一个话题点进去,全是粉丝,你也真是看不到什么黑料,而?#19968;?#26377;大量有理有据的粉丝论文等着你,那真叫一个逻辑严密,论证严谨。

    后续喜田?#27604;?#36824;有动作,季铭这一年多来积累下来的好评,娱乐圈人脉,也不是?#36816;?#30340;,这股惯性会提醒大众,那些点点滴滴的努力,不会被一篇不知所谓的诋毁给磨平掉,然后?#27807;?#25226;季铭的形象拉回到这次?#23460;?#20043;前。

    每一次的往复,都是一种加固,那些上世纪的天王,难道会没有黑料,没有风波,没有各种揣测??#27604;?#26377;!可是每一次这样的事件,同时?#19981;?#25552;醒大家,天王,天王,天王,于是真的就是永远的天王了。

    季铭也是如此,他以后还是会面对这些事情,只要走过去,实力派、戏痴戏骨的印象,也是会越来越深入人心的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周西宴宝刀未老吧?。”龙城老总,练海成,也是中国娱乐圈的资深人物了:“声势更上一层楼了。”

    他点了点桌面上的数据分析——自从出道500天粉丝会消息发布以来,季铭的整体数据较之前又大幅度上扬,粉丝们不断地产出新的回顾物料,B站,抖音,微博,各式各样的视频、采访文章、同行评价,都被翻出来。营销号嗅着味道也加入其中,这帮助吸引了大量路人跟着回顾季铭的历程,?#27604;唬?#21448;吸了一波新粉。

    褚柏峰的经纪人杨?#21543;?#21621;呵一笑:“难道练总还期待周西宴会被一招解决?”

    “唉,看之前那几位,他们?#36393;肥得?#20160;么招数,还以为周西宴当了老总变得瞻前顾后,没什么可担心的了。谁想到这一碰季铭,她倒是水准爆发,尤胜从前。”

    杨?#21543;?#21518;仰靠在椅子上,想了想:“不一样啊,那几个浑身都是窟窿,怎么弄怎么死,季铭简直是个完人啊,哈。背景清白,音乐世家,中?#36153;?#29983;,演技了得,感情公开,女友省心,老师同学,前辈后辈,没有不夸奖的。就是唯一一个值得去挖一挖的点,当初他是怎么挤掉两位AB角,直登首演名单——?#19978;В?#27754;磊不必说了,那个田一河,现在居然特么都开始夸他了,真是不服不?#23567;!?br />
    田一河从季铭去人艺“踢馆?#20445;?#28436;了《骆驼祥?#21360;罚?#24778;呆众人之后,就变了态度,打算老死不再相干。再等到季铭将要参演任鸣的《末代?#23454;邸?#28040;息传出后,这位寄居在人艺,混的还不错的老田先生,已然说服自己成为一个“季吹”了,他也想要在《末代?#23454;邸?#37324;轧一角,之前还去找过孙倩帮忙,但是找孙倩能比得上找季铭么?

    只求这些好话,能让季铭忘记当初他的年少轻狂吧——毕竟现在,他也是三十岁而立之人了。

    杨?#21543;?#24819;到这些,?#19971;?#33292;,摇摇头:“要不是?#38382;票迫耍?#25105;也真不愿意跟他对上,这样的人,圈子里是越多越好啊。”

    “嘿,觉着要是你的艺人就更好了?”

    “圈里哪个经纪人不这么想?你数一数,流量们都在担心转型,走演技走实力的,费尽心?#26550;?#28909;度,还不能让人觉得你变了飘了——但季铭的前程,那是一眼看得到的,人气渐渐稳固下来,国民度逐步提升,白玉兰戏剧奖别看在网上没什么热度,但是在生活里,就是实力派的代名词啊——我说了你别笑,那天我?#33268;?#35828;要去看话剧,还不是季铭演的,是青春版的?#29420;子輟罚?#28436;周冲的好像姓赵,结果我就问他们,怎么就选了?#29420;子輟罚?#26159;不是名头大?

    你知道人怎么说的?说他们问了?#19981;?#30475;话剧的老同事,说这个?#29420;子輟?#26377;个很厉害的主演,才二十不到就拿了白玉兰,那可是大奖,人不看什么名气的,就看实力,那么点大就拿了奖,得多优秀啊?却他们一定得去看,有格调。

    我就?#30340;?#36825;回也没有季铭啊,结果?#27515;?#22836;老太太说,那人小孩演得好,不就说明这戏好么?我就没见过那些难看的电视剧里头,有什么人演得好的。

    你看看,厉害不厉害?”

    “哈哈,厉害。”练海成啊的长出了一口气:“?#35805;?#27861;,人在江湖,不是你死就是我死,只好死道友不死贫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季铭是一座富矿,不仅跟他合作能得到?#20040;Γ?#23601;是拿他炒一炒,也是?#20040;Α!?#26472;?#21543;?#35828;起自己的动作来,表情一点也没有?#19978;?#30340;样子:“原本我们是想要合作的呀,褚柏峰的角色都能给他,我们就给他演个男二,蹭个热度就行,但是人不愿意啊,看不上咱们,那就对不住了,敬酒不吃吃罚酒。周西宴要是觉得事儿就这么结束了,那就太天真了。”

    练海成摇摇头:“她未必有这么天真,这一招迎男而上,使的就相当漂亮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要让她招数都使出来,哪怕之前不是精心打磨,全看季铭的本事,那之后呢?这一波之后呢,喜田做了这么多,难道还不是么?真真假假,虚虚实实,还怕她不会落入我们壳中?况且,我们也没有那?#21019;?#37326;心,什么《战狼》56个亿,什么《药神》40个亿,就两点,《通天劫》能破十个亿,您活了,我呢也赚了,褚柏峰就此转型。”

    “你为褚柏峰也挺费心的。”

    “手上就这些货色,总不能认命吧?说句实话,做季铭那算不了本事,人是天生明星,老天爷给的饭吃,不是经纪人给的。褚柏峰这样的,能做出来才是真本事。”杨?#21543;?#39047;有点得意,然后又觉得没什么意思,他犯贱么,能简单的不愿意?还不是没有那个福气。

    他摇摇头:“褚柏峰就这一两年了,现在出明星的速度太快了,一部网剧能出?#30473;?#20010;,一个选秀更是一笼子一笼子地出,比?#38050;?#36824;能生。褚柏峰走偶像那一部分,是一点希望没有了。至于实力派,他没有那个本事,所以只好给他加一重商业价?#25285;?#21407;本我是希望让他跟季铭近一点,蹭蹭气运,也交个朋友,现在跟顶流勾三搭四想要回春的大龄?#20449;?#20063;不是一个两个,没什么不好意思的,季铭?#24598;?#19968;个被前辈另眼相待的buff,?#36824;?#38656;不需要,总是给他了。

    奈何啊,人家不给机会。”

    他是真讨厌,前头那条才是正道,现在他们走的,那叫偏锋。

    “行了,也别想太多了,讲得不好听一点,我们也没有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,季铭不是牛么?人设上损失一点,来日拿他七八个影帝,跟章影后似的,该有的?#31449;?#20250;有,?#32622;?#26377;要锤死他。”

    也?#20040;?#30340;死才行啊,杨?#21543;?#24515;里想,?#36824;?#32451;海成现在压力之大,他也能想象,几十上百亿的企业,搞得要靠借钱翻身。所以这些口舌上的争辩,就没必要。

    “该怎么做怎么做,鹿死谁手,就看手段高低了。”

    “哎他?#19981;?#34013;岛了吧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季铭这回回剧组,都不挣扎了,郭导调侃他?#30475;?#26469;都自带?#20154;眩?#37117;成了真理了。

    进组之前,请假回来,这?#30031;?#20551;回来,还真是没一次消停的。

    人气太高,不容易啊。

    “给你半天缓一?#28023;?#19979;午拍你的部分。”

    季铭点点头:“其他进度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还行吧,大家都全力以赴呗。”郭导揉了揉眉心,太累了真的是,吴金那边的组不说了,就是地下这波人,也有三个组。李一一为主的,王磊为主的,韩朵朵为主的……新剧本里头,韩朵朵不再作为那个呼唤者而存在,但她依然有作用,她生于灾难,因为那些冰封的躯体,得以进入地下城存活,她随着刘启出来,见证如今这个残酷的世界,老韩的死亡是注?#29275;?#35265;到那面冰壁是回顾强调。

    如果说老韩是90后,和平年代的代表,那韩朵朵就是灾后一代的代表,她和生存之间的纠葛,也充满戏剧张力。

    所以她会去帮助李一一,帮不了,帮助王磊,帮不了,她想要关注刘启,却发现那边生?#26469;?#20129;,她也毫无办法,最后她只能在废墟里自语:老天爷,我活的这么?#37327;啵?#23601;让我,让我们多活几天吧。

    ——这世界有多残酷,这场大拯救有多高难度,就看韩朵朵有多绝望。

    这条线最后在王磊为了?#20154;?#32780;死,说“你长得有点像我女儿”之后,朵朵?#27807;?#23849;溃,被刘启强行拖走——跟她说“活下去,活下去?#20445;?#36825;何尝不是灾难前的人,给灾难后的人的嘱?#28291;?#27969;?#35828;?#29699;要走2500年,灾难之前的人,哪怕是刘启这样出生不久的,也早就要化成灰了。这场旅途中,最终是要朵朵她们这些灾后的人去面对,去创造,去坚定生存的信仰。

    对?#36234;?#40614;的演技要求,也是大幅提高。

    季铭特地去了趟2号棚,跟吴金老师聊聊,说来有意思,因为吴金的戏份都在空间站,哪怕是两个人的对手戏,其实演的时候也是一个人演,没有同框的时候,他们俩照说是最重要的两个角色,偏偏没有一点真正的对手戏。

    但是演到需要交流的时候,两个人还是会聊一聊,体悟一下。

    那是刘培强,我是刘启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这个?#25165;?#29305;好。”吴金拍了拍季铭肩膀:“还是季铭有才。”

    ……要命。

    “有才?”

    “对呀,”吴金标志性的瞪大眼睛,脑袋往后一拧:“我说真的。你看之前那段,确实不合时宜,现在呢。当你看见我要去?#26448;?#26143;之后——”

    “您——”

    “哦哦哦,我是撞发动机的火焰,都差不多。就是我准备去找死的时候,你在下面哭求、怒喊,崩溃——怎么说的,‘妈妈走了,姥爷走了,你不要走啊,不要啊’,哎呀,我这当爹都看不了这台词,然后你特别激烈,接着我就沉默,其实特别伤,然后装的特平淡地说一句:‘儿?#21360;?#36825;是最后一次说再见了,以后,好好的。’然后郭帆说的那镜头,唰一拉,我们隔着太空对看一眼,时间停?#20572;?#36824;叫什么,一眼万年?#29275;?#28982;后在你的眼神里,炸成一团火。”

    ……谁特么要跟你一眼万年。

    郭导对这描述也是很无语,?#36824;?#20182;也不能吐槽金主,作为一个楚楚可怜的,靠着金主的垂怜才有一口饭吃的穷鬼导演,他确实不能过分。

    “行,我回去了。”季铭眨眨眼,站起来拍?#30446;闋印?br />
    今天他的戏份,有大笔大笔的在绿幕前拍摄,跟他最早设想的,终于有一点点重合了。包括他跟吴金的这一段隔空父子戏份,也都是对着绿幕,后期那就是磅礴的太?#31449;?#35937;啊,巨大的木星,扑火的领航?#29275;?#22823;爆炸,轰轰轰——全得靠他想象了。

    “先试两条啊。”

    “?#23567;!?#37101;导有点意外,?#36824;?#36805;速点头,演员自己最有数,尤其是季铭这种水平的,哪怕数码的现在不怎么花钱,但摄像机正儿八经怼着,也是不一样的。

    季铭穿上道具服,闭上眼酝酿了一会儿,丝丝缕缕的硝烟味、油气味,渐渐从周遭钻进?#24378;?#37324;,幽闭感越发鲜明,头顶巨大的压迫,让头皮都开始发紧,睁眼——有太空,还有父?#20303;?br />
    丹尼尔秦说

    上一章看到一个朋友说:谈着艺术,突然说些虎狼之词——我笑了一个小时。

本站所有小说均转载于网络,若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.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回应,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!

ag真人网页 浓情巧克力官网 沙漠宝藏2怎么玩 22选5好运复式投注表 0809国际米兰vs尤文图斯 快三开奖结果查询今天江苏 筒子拉霸彩金 罗曼波兰斯基 北京赛车pk10牛牛推算 利物浦直播 切沃vs国际米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