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g真人网页
位置:三七书屋 > 历史军事 > 明朝败家子 > 第一千三百四十九章:神药

第一千三百四十九章:神药

热门:帝霸 猎赝 沧元图 武炼巅峰 全球高武 三寸人间 诡秘之主 承包大明 武神皇庭 明朝败家子 如意小郎君 匹夫仗剑大河东去
    方继藩发现自己已经过时了。

    相比于研究所了的人,自己才像一个古人。

    因为透过显微镜,方继藩发现这铜盘里的细虫,他一概分不清。

    而至于朱厚照?#28909;耍?#31934;心所制的天然青霉素,他也没看出一点名堂。

    见方继藩一头雾水。

    朱厚照急得不得了,在一旁不断的比划着,告诉方继藩如何观察……

    方继藩最终,眼睛离了显微镜,微笑:“殿下,我看哪,还是临床试验最要紧,这几日,你抓紧一些,可万万不要出什?#24202;?#38169;。”

    朱厚照不禁无语。

    接着……方继藩到了一个个实验室,大抵明白了朱厚照这疑似青霉素是如何制成的,这天然青霉素,乃是从青霉菌培养液所生成。

    原理方继藩一知半解。

    可这无所?#21073;?#37325;要的是好用。

    等到了傍晚,奉命去寻病人来临床的苏月带着几个病人来。

    一个是外伤的患者。

    因为伤口化脓,且一直拖着没有就?#21073;?#26681;据医学院的诊治之后,需直接截肢。

    这个时代,但凡是身体上有什么毛病,尤其是外伤的感染,可能要命的。

    ?#27604;唬?#24471;益于昌明的医学?#20309;?#19990;,他们找到了一个可靠的治疗方法。

    哪里感染,就割哪,一刀下去,病也就好了。

    听说要截肢,病人哭的死去活来。

    不断说自己是家中的劳动力,是万万不能断了腿的,不然一家老小要吃西北风,西山钱庄,还欠着银子,?#30475;?#36824;没有结清,他?#25104;?#24808;然,昏天暗地。

    苏月?#28909;耍?#26412;是一直都在劝他,割了吧,不割,人就完了,割了还能捡一条命,这么多人都割了,不也一样坚强的活着。

    病人不肯。

    好在研究所这里,突然说要病人,按照规矩,本是要寻一些囚犯来,?#19978;?#22312;……苏月索性将人送了来。

    人抬去了蚕室。

    病人叫王勇。

    王勇很快被精心的呵护起来。

    几十个穿着大褂子的大夫将他围着,一双双的眼睛,如狼似虎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这令他有点心里打了冷战。

    “大……大夫……不会有事吧,不会……”

    甚至有穿大褂的大夫,亲切的握着他的手:“别怕,别怕,我是精神科的大夫,知?#26469;?#26102;,你一定心里紧张,不要担心,你的病,能治好的。”

    有大夫兴冲冲的给他端来?#31454;?#30340;米粥来:“来,八百粥,桂?#30149;?#33714;子都有,来,吃一碗,补补身体。”

    穿大褂子的大夫,坐在病床沿,拿着勺子,轻轻将舀出来的粥水吹凉,温柔的塞进王勇的嘴里。

    王勇吓尿了。

    这怎么像要?#24613;?#26874;材的样子呢。

    他口里吧唧吧唧的吃着粥,老半天,突?#24187;?#20986;一句话:“要不,就割了吧。”

    说到此处,他咬?#29436;?#40831;,似英勇状。

    “不割,不割。”另一边,一个大夫小心翼翼的抓紧他的手:“别怕,不割了,咱们不割。”

    王勇吓得脸如白?#21073;?#25171;了个激灵,喃喃念道:?#38712;?#20040;就不割?#22235;兀?#21643;就不割?#22235;亍!?br />
    一旁精神科的大夫道:“来,乖,听话,不要多想,不妨我给你喊一嗓子吧,铡美案,?#19981;?#21548;吗?来……你细细听着。”他嘴张开,要一展歌喉。

    王勇嗷嗷大叫:“我要割,求求你们,割了吧,天哪,我做了什么孽!”

    这一下子,大夫们沉默了。

    而后有人冷声道:“这家伙?#30343;?#25260;举,来,将他控制住。”

    大夫们也是有脾气的。

    尤其是这个时代。

    掌握人生死,都是人中龙凤。

    于是,一声令下,数十个大夫将王勇控制的死死的,取了绳索,将他绑成了粽子,口里给王勇塞了一团棉布。

    王勇:“唔唔唔……”

    各科的大夫和研究员们现在显得尤其的亢奋。

    现在就看新药的效果了。

    ?#28909;?#26032;药有用。

    这就意味着,在细虫论的基础之上,一扇新的大门,给所有人打开了。

    大家凑在此,都是想要看看临床的效果,说不准,一篇论文就横空出世了。

    现在见这家伙?#30343;?#30456;,怎么肯放过。

    一个个面露狰狞的不得了。

    他们揭开了王勇感染的伤口处。

    接着,纷纷发出了激动的声音。

    ?#25353;?#20260;化脓已到了病入膏盲的地步了啊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是啊,很少看到感染如此?#29616;?#30340;病患了。”有人吧唧吧唧的流着口水。

    “你看看,你看看,这里的组织已经大面积的坏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平日里,打着灯笼也找不着。”

    “师兄,你让一让,给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你别凑这么近。”

    真想拿显微镜,对着他的伤口看一看。”有人发出了遗憾的感慨。

    王勇:“唔唔唔……”

    “咦,为?#20301;?#26377;?#20837;?#21619;?”

    “不对,莫非这伤口,与众不同。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是病?#38388;?#23615;了。”

    王勇:?#21834;?br />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外头,终于有人来了。

    朱厚照和方继藩领着苏月联袂而来。

    众大夫一见,忙是露出诚惶诚恐的样子。

    纷纷行礼:“见过太子殿下,见过师公(太师公)。”

    朱厚照瞥了一眼被绑成了粽子似得,便忍不住?#36153;潰骸?#28151;账,你们在这里做什么,平日,你们就这样对待病人?”

    方继藩也气的嘴唇哆嗦,双肩颤抖:“这病患,乃是你们的衣食父母,平时我教你们?#23460;?#36947;德,你们都学在狗身上了,还不快将他解开。”

    “太师公。”一个年轻的小大夫战战兢兢的道:“太师公,他不肯临床,教我们将他的腿割了。”

    朱厚照顿时住嘴,脸上露出了值得玩味的表情。

    方继藩脸拉下来:“狗一样的东西,绑好了吗?”

    “绑,绑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很好。”方继藩道:“拿病历本来。”

    苏月忙是取了簿子来。

    方继藩低着头,念道:“病人王勇,小腿被扎,伤口?#20013;?#24863;染半月之久,化黄脓,多次消毒无效,金创无效,建议截肢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错吧。”

    “师公,没有错。”苏月小心翼翼的道。

    方继藩道:“那么,用药。”

    一下子,整个蚕室里忙碌起来。

    苏月亲自?#24613;?#20102;针?#30149;?br />
    为了见效快一些,自是需要注射治疗。

    不过整个时代,虽是勉强可以打制注射针了,可毕竟……水?#25509;?#38480;,因而,这长针,格外的粗大。

    放在后世,这针头显?#30343;?#32473;兽?#25509;?#30340;。

    看着这巨大的针。

    王勇:?#21834;?br />
    他几乎要昏厥过去。

    而与针头连接的,却是一个铜管,管子后,是一个推进器,前端有天然橡胶所制的活塞。

    取了药水。

    苏月将针头塞进消毒液里消毒。

    没办法,这针筒的制作不易,是专门请?#23478;?#39640;超的匠人使用的,所以这针,可不像后世一般,是一次性用品,而是在消毒之后,反复的使用。

    将药水吸入了针筒之?#23567;?br />
    紧接着,苏月熟稔的寻到了静脉,用棉签擦了擦,针头扎进去。

    虽是捂住了嘴,可这一刻,王勇发出了嗷嗷的?#21307;?#22768;。

    一旁的大夫们,个个在旁细致的观察,听到这?#21307;校?#20010;个激动的浑身的细胞都跳跃起来。

    注入药水之后,?#25569;搿?br />
    而后,朱厚照将王勇口里塞着的棉布取出来。

    毕竟……这是临床,需要随时询?#20160;?#24739;在注射之后的?#20174;Α?br />
    王勇接着声震如雷,发出哀嚎。

    方继藩道:“好了,别叫了,?#30343;?#20040;事,给你用药了,说不准,你的腿保住了,别吵吵,吵得人心烦。”

    “大夫,大夫,我这里在流血,在流血……”

    王勇看着自己的胳?#30149;?br />
    方继藩看了看,注射的位置,确实是在流血,没办法,针口太大了,且静脉?#30452;?#21050;破,不流血才是奇怪的事。

    方继藩道:“来人,给他拿一个棉签堵一堵。”

    苏月取了棉签,堵住,很快,棉签便被?#31454;?#20102;。

    王勇嗷嗷大叫:“我是?#30343;?#35201;死了,是?#30343;?#35201;死了,天哪……我要死了。大夫,还在流血,哗?#19981;?#21862;的,我头晕的厉害。”

    苏月额上,也是满头大汗。

    又取了新的棉签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,才将注射的伤口堵住了。

    王勇已是大汗淋漓,整个人精神疲惫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事已至此,他似乎麻木了,开?#23478;?#21103;死气?#33080;?#30340;样子,爱咋咋地吧。

    “小的们。”方继藩大呼一声。

    众大夫一齐声音嘹亮的回应:?#38712;凇!?br />
    “给我仔细的观察着,还?#23567;?#27599;日注射两针,随时观察,尤其是患口的位置,都给我记录下来,病人若有什么其他?#20174;Γ?#20063;要事无巨细的记录,出了差错,打死你们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方继藩长出了一口气。回过头,?#27785;四亲?#23556;的针口,心里不禁在想,尼玛的在?#20309;?#21543;,这玩意明明是兽医给牛扎针的。

    朱厚照不肯走,带着一群大夫,一面?#24613;?#32473;王勇的化脓口上药,一面和所有的大夫一样,发出啧啧的声音,依依不舍的给王勇的伤口进行包扎。

    王勇受了折腾,已是昏睡过去。

    大家开?#25216;?#24405;,现在的王勇,因为受了感染,一句高烧不止,经过这么一番折腾,就更别提了,整个人昏睡过去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第一章送?#21073;?#27714;保?#33258;?#31080;。

本站所有小说均转载于网络,若侵犯?#22235;?#30340;权益,请与本?#31455;?#29702;员联系.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回应,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!

ag真人网页 超级大乐透开奖结果19068 2019广东快乐十分开奖时间 江苏快3玩法技巧 3d5码复式预测 湖北11选5奖励 吉林省快3走势图电子屏 陕西快乐十分最新预测 上海时时乐开奖号码4期 广东时时11选5玩法 1977游戏手机版本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