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g真人网页
位置:三七书屋 > 都市言情 > 旧爱契约,首席的夺爱新娘 > 正文 【伍媚动人】05:陪着我(6000)

【伍媚动人】05:陪着我(6000)

    对霍司爵,伍媚还心存希冀,很多人是不撞南墙不回头的,伍媚也属于这一类人。

    沉默……

    清晰地听到了他的心跳、喘息,就是没有答复。

    这个问题让霍司爵很烦乱,如果不谈结婚、不谈孩子,他不会觉得烦,反而觉得跟伍媚在一起,挺温馨、自在。

    六年里,在她身边的时间就相当于他紧张工作之余,最好的放松、休息时间。

    他没回答,伍媚从他怀里退出,再次被伤着了,他霍司爵把她当什么了?

    想玩就玩,玩了之后,没有承诺!

    她倒了下去,扯起被子,裹着?#32422;海?#38669;司爵坐在那,眯着一双深沉的眸,里头还?#20102;?#30528;怀疑,“既然?#19981;?#25105;,为什么非要名分?#20426;保?#39556;傲的男人就是如此,认为一个女人如果是真爱他,就会不求回报,不计较名分地跟他在一起。

    不然,就是看中了“霍太太”这个头衔。

    伍媚觉得他的问题很好笑,“我不想我的孩子成为私生子!还有,我不要名分的话,等你有未婚妻了,我算什么?你要是这样想,不如痛痛快快地让我现在就离开!?#20445;?#22905;咬着牙说,说到底,他还是以为她想要的是名利!

    “不可能!?#20445;?#38669;司爵也激动回答。

    伍媚沉默,霍司爵也?#19978;攏?#23558;她拉进怀里,她安静地没有挣扎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独家首发·忆昔颜作品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霍司爵几乎每天都会来别墅,自从那晚后,伍媚对他的态度很冷淡,几乎不和他说一句话。

    他明显感觉到了她的冷淡,他也是个骄傲的人,不会主动跟她说话,更不会主动讨好她。

    怀~孕六个月产检,大半个?#20081;?#26469;,伍媚第一次离开霍司爵的别墅,在他的陪同下,去医院做检查。车上,伍媚坐在后排靠右的位置,霍司爵坐在左侧,谁也没说话。

    她双手抚摸着大肚子,看着纽约街头的风景,真想马上下车,?#23545;?#22320;离开霍司爵。

    可是逃不掉。

    这混蛋没那么好对付,除非他心甘情愿地放她走。

    “先生,医?#22909;?#21475;有很多记者!?#20445;?#21103;驾驶位置的,霍司爵的助理,也是?#24187;?#21326;人,对他报告。

    一直闭目养神的霍司爵,这时张开眼,侧过头,看了眼旁边的伍媚。

    距离医院还很远的距离,他们已经得到消息,记者堵在医?#22909;?#21475;,可能知道伍媚的存在了。

    如果霍司爵坚持带伍媚去产检,被记者拍下,那就相当于承认了他和伍媚的恋情。

    很显然,这件事肯定是霍司?#26102;?#30340;?#24076;?#20182;甚至怀疑是伍媚和霍司皇联手的。

    他看她干嘛?

    伍媚对上霍司爵的俊脸,也盯着他看,眸子里迸发出冷意和恨意。

    “无视他们。?#20445;?#38669;司爵对助理?#24895;潰?#35270;线看向前方。

    刚到医?#22909;?#21475;,黑色轿车就被记者围了个水泄不通,伍媚诧异,哪来的这么多记者,如果她现在下去,她和霍司爵的事就会被曝光了!

    而霍司爵居然推开了?#24471;?#19979;去,他戴着墨镜,绕过车头,几名保镖将记者拦住,霍司爵亲自为她开了?#24471;牛?#19979;车。?#20445;?#20182;低声说?#21496;洌?#36824;没下车,伍媚就感觉到了?#20102;?#30340;镁光灯。

    他要干嘛?

    被曝光了,是要承认跟她的关系吗?

    “我?#24515;?#19979;车!?#20445;?#25140;着墨镜的霍司爵见她在犹豫,催促道,伍媚不解,?#35835;?#19979;后,连忙从包里?#39029;?#21475;罩戴上,才小心翼翼地下车。

    她被霍司爵扶着下了车,镁光灯不停地?#20102;福?#19968;些记者大声问话,她没有看镜头,霍司爵也没回应,扶着她,堂堂正正地进了医院正门。

    伍媚很纳闷,为什么要让记者拍到,完全可以避免的。

    记者进不来医院,但是,她明显感觉到有人在偷~拍他们,霍司爵竟?#24187;?#26377;阻止,陪着她,完成一项一项检查。

    两孩子挺健康,没任何问题,已经成形,肩并肩地蜷缩在她的子~宫里。

    霍司爵看着四维彩超屏幕,一颗冷硬的心隐隐地在颤动,嘴角上扬,目光柔和。

    伍媚看到彩超照片时,捂着嘴,差点哭出来。多可爱的一对孩子,正肩并肩地蜷缩在她的肚子里,一条脐带连接着他们和她这个妈妈。

    无论如何,她都不会跟他们分开的!

    将照片塞进?#34507;复?#22905;抬起头时,正对上霍司爵的脸,他立即收敛嘴角的笑意和眼底的温情。

    伍媚是捕捉到了这一点,苦笑,霍司爵,你真狠心把我们分开吗?

    手腕被他握住,两人走出彩超室,“你为什么不躲开那些记者?#20426;保?#24456;多天以来,第一次主动跟他说话。

    “你别?#36947;鄭?#25105;让记者拍,不代表你就是我的未婚妻。?#20445;?#38669;司爵嘲讽地说?#21496;洌?#20237;媚心绞,冷哼,“你能不能别太骄傲,还真以为做你的妻子就是做皇后了?如果我不是因为?#19981;丁?#22240;为孩子,我才不稀罕嫁给你!”

    这个骄傲自大又的混蛋,在他眼里,她伍媚就是那种爱?#21483;?#33635;的女人么?

    “事实就是,一群女人趋之若鹜地想嫁给我,和霍司皇!?#20445;?#38669;司爵十分笃定地说,伍媚挣开他的手,加快了步子。

    霍司爵连忙跟上,却牵不到她的手。

    因为伍媚不让她碰,又是在公共场?#24076;?#20182;也不想?#24187;?#23376;。

    两人一前一后地走在医院长长的过道里,她去哪,他就跟着。

    第二天,霍司爵和伍媚的新闻果然登上了各大媒体新闻,有的还成了头条。霍家在?#25318;?#21326;人圈有举足轻重的地位,?#32469;?#26159;关于霍氏集团的传承,近年来成了大家关注的焦点。

    霍家的交接棒究竟会落到大儿子霍司皇手里还是次子霍司爵手里?

    按照传统,应该是长子,但是,?#21483;?#24351;这几年来明显在你争我抢,最后交给谁,还是谜题。

    ?#21483;?#24351;都已过了而立之年,却迟迟没有婚娶,现在霍司爵传出了个绯闻女友,而且已经怀胎六月了,当然是条大新闻,?#36824;?#20237;媚灰姑娘的背景,也成了议论中心。

    霍?#19968;?#25509;受这个儿媳吗?

    霍司爵本来将伍媚藏得好好的,连霍?#39029;?#36744;都不知道他的存在,这下,不仅要面对媒体,还得面对父母。

    他知道,这一切都是大哥霍司皇在背后搞的鬼。

    霍司爵在老宅房门口遇到了霍司皇,兄弟俩表情都很冷,擦肩而过,霍司爵敲了房的门。

    霍老爷子右手里拿着烟斗,左手插在裤袋,转了身,眯着眸,睨着霍司爵,他吐了口烟圈,“我想知道那个女人是什么情况!你打算怎么安排她!?#20445;?#30452;截?#35828;保?#38382;完后,坐在了椅子里,抠了烟斗里的烟渣,慢条斯理地?#24847;?#28895;斗。

    “她是我的恋人。?#20445;?#38669;司爵开口,霍老爷子手上的动作微炖,没吱声,继续听。

    “肚子里是双胞胎,一男一女,六个月,是我的孩子。?#20445;?#20182;接着说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打算要娶她?#20426;保?#38669;老爷抬起头,严肃地问。

    霍司爵摇头,“我不会娶她,希望父亲遵守之前的约定,在我有子嗣后,给我10个点股份!”

    “你不娶她,那怎?#21019;?#32622;她?一直养着做情~妇?这事儿传出去,那就是丑闻!?#20445;?#38669;老爷子拍了下桌子,严肃道。

    “我会处理好!”

    “那我就?#23194;?#20197;待!你仍然有两条路可以走!?#20445;?#38669;老爷子站起身,对他说道,霍司爵恭敬点头,离开了?#20426;?br />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独家首发·忆昔颜作品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别墅来了一群女人,都是霍家女眷,伍媚第一次见到霍司爵的母?#20303;?#20108;婶、姑姑等人。

    来者不善,她懂。

    像他们这些所谓的社会名媛是瞧不起她的。

    一个个打扮雍容华贵不乏时尚,伍媚打扮朴素,脸上没用任?#20301;?#22918;品。

    三名阔太太坐在沙发里,她坐在对面,面带礼貌地微笑,而她们的目光像是一根根芒刺,戳着她。

    “几个月了?#20426;保?#38669;大太太明知故问。

    “六个月,龙凤胎。?#20445;?#22905;礼?#19981;?#31572;,如坐针毡。

    “哟,?#24515;?#23401;!难怪挺有底气。?#20445;?#38669;家二太太酸酸地说道,她就是生不出儿子的,虽然在霍家,男女是所谓的平等的。

    “?#24515;?#23401;就该有底气吗?#20426;保?#22905;?#27490;玖司洌?#22905;这辈子最痛恨的就是“重男轻女”的思想,要不是这愚昧的思想,她的身世也不会这么?#36153;?#39072;沛流离了。

    “那当然了,咱们霍家两位公子都过了三十了,好不容易传出有后代了,老太爷可乐坏了。就是啊——?#20445;?#38669;家姑姑说着,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你们请直说。”

    “伍小姐,我们家阿爵是不会娶你的,但是,孩子我们自然会?#24076;?#20320;要体谅他的难处,大家各让一步,皆大欢喜。伍小姐想要什么条件,我们会尽力地满足你!?#20445;?#38669;大太太一脸和蔼的笑容,看着对面的伍媚,说道。

    出口的话却十分刺心。

    虽然她能理解,虽然,霍司爵也是这个心思。

    在这些阔太太们的眼里,她怀上霍司爵的孩子就是想利用孩子,得到钱财?

    伍媚觉得很可笑,当然也很受伤。

    他们不就是欺负她没背景,有卑微的出身么?而且,肯定以为她是被霍司爵长期的情~妇。

    “谁请你们来这里的?!?#20445;?#38669;司爵的声音突然响起,伍媚抬眼看去,他高挑的身影出现在别墅门口,刚刚的这句话十分不?#25512;?br />
    三名阔太太挑眉,霍司爵已经来到了客厅中央,?#25104;?#38081;青,“妈、二婶、姑姑,这里并不欢迎你们,请回吧!?#20445;?#23545;她们,他没对父亲的尊重,不?#25512;?#22320;赶人。

    三名阔太太觉得在伍媚面前挺?#24187;?#23376;的,气愤地咬牙,起了身。

    伍媚都觉得他对她们很不?#25512;?#37027;到底是他的长辈,他怎么这么不?#25512;?br />
    “你们请慢走。?#20445;?#22905;挺着肚子,微笑着说。

    “哼!霍司爵,你好自为之!?#20445;?#38669;大太太气?#36824;?#22320;丢下一句,带头走了,伍媚送她们到了院子里。

    回到客厅,霍司爵坐沙发里,十分不爽的样子,伍媚不理她,要上楼。

    “站住!”

    她在楼梯口停下脚步,霍司爵还坐在沙发里,双手伸展开,搭在沙发上。

    她转身,?#36824;?#21435;的意思,霍司爵不?#22836;?#22320;起身,大步走到她跟前,“在霍家,没有亲情和温情!我霍司爵,也没有情!不会给你婚姻!?#19981;?#25105;就乖乖跟在我身边!不然,我只能抢走孩子!”

    霍司爵烦躁地说,领带是松开的,衣襟凌~乱。

    伍媚什么也没说,转身上楼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听到楼下传来的东西被?#19968;?#30340;声音。

    他的意思,她懂。

    亲情都没有的人,不会有爱情。一向只注重利益的他,是不可能娶一个灰姑娘的,她乖乖的,他可能会把她留在身边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推荐完结文?#35835;?#36784;好景,老婆离婚无效》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霍司爵还是会常常过来,她对他还是不冷不热,从不跟他主动说话,他也不说话,也从不跟她亲热。

    怀~孕八个月时,伍媚感觉?#32422;?#24050;经走不动路了,肚子很沉,每天都缀着她。天气又冷,连院子都不想去。

    纽约下了一场大雪,她感冒了,还低烧。

    霍司爵过来,在她身边照顾,虽然不说话,但是动作很轻柔,一直帮她换降温冰袋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#20426;保?#22905;突然皱眉,痛苦地呻~吟了声,他连忙问,到底是心疼的。

    ?#20843;弧?#20182;们在踢动!?#20445;?#36825;两个调皮的孩子,肯定是在打架,不停地在动。

    霍司爵挑眉,好奇地看着她圆~滚滚的大肚子,揭开了?#36335;?br />
    肚皮?#24576;?#24471;很薄,能够看到皮肤里的毛细血管和经脉,这时,她的肚皮又动了下,明显地被踢了。

    霍司爵趴下头,侧着耳朵听着,里头的动静很大,还有清晰的水声,“啊——又踢了!肯定是哥哥在不老实!?#20445;?#20237;媚皱着眉,眯着眼,嗔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不许动了!再动揍你们!?#20445;?#38669;司爵冷冷地,严肃地说。

    伍媚立即撑起手肘,抬起?#20185;?#30475;着霍司爵,“你怎么可以对他们凶?!让开!冷血动物,连胎儿都凶!?#20445;?#22905;气愤地斥责他,手抚摸?#32422;?#30340;肚皮,轻轻地安抚,“7儿,9儿,不要怕……”

    霍司爵还挑着剑眉,一脸不舒服的样子,知道他们母子三人分别是:5、7、9。

    那他呢?

    3?

    no!

    太幼稚了!

    “我就是冷血,你不对他们冷血,他们会?#38405;恪?br />
    “够了!我不想听你说的话,请你出去!不要打扰我休息!?#20445;?#20237;媚排斥他的那套理论,虽然她以前也是个不重视亲情的人,现在想起亲生父母都还有些怨艾,但是,她对两个孩子是有亲情的。

    “伍媚!谁给你胆子顶撞我?!不要仗着你怀着两个小鬼,我就会?#38405;憧推 保?#38669;司爵受够伍媚这两个多月对他的冷淡了,欺身上前,看着躺在那的她,气愤地吼。

    “不?#25512;?#37027;你动手啊!我才不怕你!?#20445;?#22905;气得?#25104;?#28072;红,本就还发着低烧,头疼地厉害。

    “唔——?#20445;?#35841;知道,霍司爵却突然堵住了她的嘴。

    原来,他所谓的不?#25512;?#23601;是,亲她!

    两个多月没亲密了,霍司爵饿?#21069;?#22320;吻她,几乎是啃的。

    心头有怨,觉得她根本不?#19981;?#20182;,就是在欺骗他,?#30475;?#24819;到这个,心头就很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吻变得越来越温柔,伍媚心酸,心里一直憋着委屈,想跟他亲近,又觉得对不起?#32422;海?#36825;下,他温柔的?#29301;?#20687;一双手,安抚着她的委屈。

    霍司爵松开时,才发现她哭了,眼眶涨红,侧过脸,要躲开他的视线,被他阻止。

    “你别碰我——我恨你!”

    霍司爵却躺了下去,将她的脸按在?#32422;?#24576;里,手抚上她的背,僵硬地拍着。

    “就算你冷血无情,但是也没资格糟践我?#38405;?#30340;真心!?#20445;?#22905;哽咽地说,霍司爵心口闷堵,也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“你?#19981;?#25105;什么?#20426;保?#20182;仍然不信她?#19981;?#20182;,又十分想听到她说?#19981;?#20182;,爱他,那样,他的心才会平衡。

    伍媚?#35835;耍?#33080;从他怀里退出,两人侧着躺在~上,面对面地。

    “从你救我的那一瞬,我可能就?#38405;?#21160;心了。你那么帅、神秘、又尊贵,我又是个小女生,不可能不动心——?#20445;?#20237;媚认真地说,哪怕幸福是短暂的,也要享受一下。

    “我没亲人了,这几年,你就是我的亲人。跟你分手时,我很心痛,但是,知道?#32422;?#37197;不上你……你跟我不可能有结果……?#20445;?#20237;媚喃喃地说,看着近在咫尺的霍司爵,简直又爱又恨!

    他其实不算坏,很尊重她,虽然她被他圈养了,但是他在她成年后,才对她。

    “我只能?#20302;?#22320;?#19981;?#20320;……”

    看着她的眼泪,霍司爵有点相信她了,心里终于不那么酸了,“伍儿,陪着我……我不娶你,也可以不娶别的女人……?#20445;?#20182;的手插~进她的发丝里,轻声地说道。

    这是他能做出的,最大的让?#20581;?br />
    “我是女人,不是你养的物。?#20445;?#35828;话间,眼泪?#27490;?#33853;。

    “我也?#19981;?#20320;!?#20445;?#20182;气愤地低吼,目光坚定而认真,眼眶也泛红,伍媚心颤。

    骄傲的霍司爵,能低头承认?#19981;?#22905;,已经算十分有诚意了,而伍媚也真的被震撼到了。

    她趴进他怀里,霍司爵将她抱紧,“陪着我,不许离开!?#20445;?#35828;不出安慰人的话,只有强势的命令,一直怕她跑,就像那晚去找她,她已经离开那样,那时候心里?#31456;?#33853;,好像弄丢了什么珍贵的东西。

    伍媚无言,霍司爵的一句?#19981;?#22905;,就让她动心了。

    也许留下来,只要他不娶别人,她可以不要名分,只要有他,还有两孩子,那样也挺好的,不是?

    那天后,两人的关系升温多了,霍司爵每天下班后都会过来,陪着她,照顾她。

    伍媚对他也很亲近,二十二岁的小女人,在他这个三十岁的成熟、冷酷的男人面前,像小女孩一样撒?#20426;?br />
    霍司爵也她,不觉得她麻烦,偶尔路过花店时,还会给她买束?#39542;ǎ?#23601;连圣诞节都是留在别墅跟她一起过的。||笔|

    “霍先生!你快点!?#20445;?#25746;娇地要他帮她剪指甲,结果,笨手笨脚的男人把她指甲剪深了,还有点出~血了。

    霍司爵去给她找创口贴。

    他蹲在柜子边,翻着药箱,找创口贴,无意中看到一?#24184;?#25361;眉,?#25104;?#30636;间就变了。

    催卵药……!

    “霍先……爵,有没有找到啊?#20426;保?#20237;媚见霍司爵?#23545;?#37027;,皱眉,小心翼翼地问。

    ps:今天更完了,求月票啊求月?#20445;?/div>

本站所有小说均转载于网络,若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与本?#31455;?#29702;员联系.我?#22681;?#22312;第一时间回应,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!

ag真人网页 河南22选5技巧 法兰克福大学 江苏十一选五走势图表 企鹅家族电子游戏 东方6十1开奖 淘码心水论坛66567 三分赛车计划在线网 南特vs里尔直播 重庆时时彩开奖直播 黑龙江快乐十分ap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