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g真人网页
位置:三七书屋 > 历史军事 > 我的伟大的卫国战争 > 第1911章 家庭团圆

第1911章 家庭团圆

    夜已经身份,整个时节陷入静谧,唯有远方的工厂传来厚重的金属声。

    此刻,两个男人正掐着烟卷聊着。

    “我们掌握了绝对的主动权?”波波夫笑着问。

    “不完全是这样,我们是半主动的。我想制约我们产能的最大因素,将是经费问题这一项。所以明天早晨我会亲自会见乌莫夫一趟,接着我会亲自去参观我们的下属工厂。但愿,明天的工作是顺利又充满惊喜的。”

    现在的杨明志对于未来的工作充满期盼。

    “当然。”波波夫不假思索顺应道:“我记得您在前往莫斯科之前,就在市里的一些工厂物色了一些能力出众的工人。”

    “对!”杨明?#23601;?#28982;想到一些事,急迫的说:“对呀!我明天必去确定一下,我定下的那些人是否成了我的部下。如果那些工厂不放人,要么我亲自去谈判,要么我就找乌莫夫亲自说明此事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您的担忧毫无意义。”波波夫笑道,“我已经去过我们的下属工厂了,也见到那些工人。”

    “哦?情况如何?”

    “首先您的担忧是多余的。我记得有一个女人,您对她予以厚望。”

    “是!她叫安德洛夫娜,最初的样枪都是她组装的。此人已经具备充分的工作经验,我要委任她做领导呢。”

    “好消息,她已经是您的部下了。还有那些参与加工零部件的人,都成了您的部下。”

    无疑这是一个巨大的好消息,杨明志需要一批技术骨干,让他们作为师父带一帮学徒,如此?#32422;?#30340;工厂就能迅速运作起来。波波夫说明了非常利好的情况,?#32422;?#30340;担忧看来确是多余了。

    杨明志带着高兴终于回到家里,果不其然,杨桃正侧卧着身子,看着?#32422;?#20174;莫斯科带回来的书,是高尔基的著作。

    杨桃知道?#32422;?#26410;来将成为医生,她也希望看点医疗方面的书。?#19978;ё约?#32570;乏一种条件,她在丈夫离开的时间曾拜托安妮搞到一本医学的小册子,结果那些俄语的极长的专有名词,弄得整本书晦涩难懂。

    奈何?#32422;?#30340;俄语水平还是太薄弱了,弹舌音虽然已经学会,日常交流没有障碍,大量的专有名词还需深入学习。

    丈夫带回来基本书正好是?#32422;?#25171;发无聊的宝贝。

    她不肯早点睡,终于熬到丈夫归来。

    杨桃带有一丝怒怒的情绪抱怨着:“说好的不工作的,结果你?#23567;?#35830;?哥啊,你情绪挺好?”

    “当然!”杨明志搬来椅子,又在一个木盆里灌上?#20154;?#33298;舒服服泡脚起来。

    舒服的感觉贯彻全身!

    杨明?#38745;?#38754;看着妻子:“刚刚李森科来了。哦,就是科学院的院长,他找我有些事。”

    “又是工作的事?”

    “不!那个家伙居然向我打听斯大林怎么看他。我还能怎么说?当然说斯大林非常重视他,对他有着极高的关注和期待。这种事你说我该怎么办?咱们的经费都是李森科批准发放的,我可得把这个老家伙先哄舒服了。”

    “难么那个李森科非常高兴吗?”杨桃故意摆出娇羞的态度问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。对了,亲爱的。明天开始我要抓紧时间工作,我很抱歉回来后就投入工作。本来我应该好好陪你的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儿,杨桃温柔的脸庞,笑容渐渐消失。她强作理解的说:“我知道,我都懂得。我一直都是支持你的,只要你晚上回家陪我,我就非常满足了。”

    杨明志听得心里真是怪怪的,妻?#26377;?#37324;还是舍不得?#32422;?#21040;处跑。

    “好吧!我保证晚上绝对回来陪你。”杨明?#38745;?#24178;净脚,踏着?#23601;?#38795;走到床榻边坐下,捏着妻子的笑?#24120;骸?#20170;天咱们一家人终于团聚了,从明天开始我必须努力工作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支持你。”说着,杨桃放下书,双手?#25112;?#19976;夫强壮有力却又有一条蜈蚣状伤疤的左臂。呵呵,那条“蜈蚣”可是?#32422;?#32473;他缝针后的杰作呢,所谓的缝合线还是?#32422;?#30340;头发。

    “不是支持这么简单。”杨明志的直男劲儿突然上来,?#35879;约?#30340;家里夫妻都在嘀?#31454;?#35821;,他不相信有谁会听明白。这就解释说:“我们必须大规模生产突击步枪,还有火箭炮。你觉得这是为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打击敌人咯。”杨桃敷衍可是敷衍,双手还是进一步攥着丈夫的胳膊。

    “不!是为了我们的战友。”杨明志面前严肃看着侧卧的妻子渐渐平静的脸庞:“巴尔岑、叶甫根尼还有拉夫连季,他们三个将去完成一次艰苦又伟大的作战,他们将成为全面换装新式兵器的部队,因此他们要承担特别严酷的攻坚任务。亲爱的,你我本质上都是军人,你能猜得出这意味着什么。”

    杨桃的脸庞渐渐浮现惊?#32570;?#24773;:“难道,他们……他们会牺牲?”

    “应该不会,他们都是?#20197;?#30340;家伙,如果是牺牲,他们早就死了。他们一旦胜利就将立下足以成为苏联英雄的功勋,你我都是他们的老战友,尤其是我,作为他们的老首长,我必须保证他们的部队达到咱们近卫284师的程度。”

    杨桃已经完全听明白了,所以她也完全没有了怨言,反而觉得丈夫若是不去努力工作,就是?#22278;?#36215;战友情。

    杨明志麻溜的躺在床铺,和妻子共享一张毯子。

    整整三个星期了,妻子又像是怀抱巨大抱枕一般抱着?#32422;海?#20182;懂得这是妻?#26377;?#35201;安全感的提现。还是一样的温馨感觉,就是杨明志觉得妻子的?#20146;?#26159;更大了。

    他享受着团员的幸福,此时此刻不得不多想一些。

    “到底是个臭小子,还是个?#23601;?#29255;子呢?现在一家人齐齐整整,真是幸福呢。”

    疲惫的身体终于安静下来,杨明?#31454;?#24555;进入梦乡。这一宿他睡得非常沉,或是因为疲惫他没有做梦,简直是眼睛闭上,再睁开的时候已经天亮了。

    军队式的晨号响彻整个科学院,那是院区卫戍部队的号声。

    略?#36816;?#37266;的杨明志慵懒的揉揉眼睛,轻轻把妻子搭载?#32422;?#33016;口的一跳胳膊拿开。

    他还想再躺上一会儿,不一会儿只听得户外传来伴随着口号跑步的声音。再过一会儿,户外变得愈发嘈杂。

    一想着今日还有诸多要事,杨明志这才缓缓的爬起来……

    “哥,你马上就要出发了?”杨桃睡眼惺忪的看着整换衣服的丈夫。

    “你醒了?对的,已经快七点了,我必须行动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那我也起床。”

    杨桃还?#20004;?#22312;幸福的余?#29616;校?#24184;福的时间太短暂了,现在丈夫又要去工作。她非常理解丈夫,也懂得?#32422;?#29616;在能做的就是安静的修养。就是心里一直很不舒服,仅仅因为怀有身孕,曾经坚强的战士就成了养尊处优的大小姐。

    她愿意做更多的事,奈?#25569;?#22827;给予?#32422;?#38745;养的命令。

    也许?#32422;?#33021;做的,就是把房间打扫整洁,去厨房帮着那几位厨娘大妈做饭。?#32422;埃?#25226;丈夫的呢子大衣披在他的身上。

    刚刚?#25215;?#26472;明志的嘈?#21448;?#28304;有两个,一个是保卫部队的日常晨操,还有便是设计局的晨操。

    杨明志非常高兴,那些新来的女将们,?#32422;?#21021;来乍到的卡拉什尼科夫,大家汇聚一次,于踏实积雪的道路上跑了两公里。新来者看来都适应了这份规定,大家早晨运动完毕再集体去?#20154;肯?#27927;涮涮,最后吃上一顿简单的早餐。

    所有人的生活有着军事化的意味,故而所有人的作息很有规律。

    ?#35879;?#23478;的木屋里,杨明?#31454;?#22971;子?#27493;?#26089;餐。想着?#32422;好?#20110;工作不能总是陪他,谨以此安抚一下她。

    终究关键的工作现在要开始了。

    杨明志把一些文件塞进皮质手提箱里,又亲自挑选信得过的警卫?#22791;?#37324;申科。

    早餐时间一过,两人就坐上配属给设计局的轿?#25285;?#30452;奔州长乌莫夫的办公楼而去。

    扎着防滑链的轮胎压着积雪吱喳作响,透过车窗杨明志有意注视着街道的场景,?#32422;?#36828;方的情况。

    整体而言西伯利亚的?#25484;?#26159;非常澄澈的,城市内则是另一番风?#21834;?br />
    杨明志已经或许,大部分工厂的能源大量使用直接燃烧的石油,大量?#21448;?#39034;着烟囱变成黑色浓烟。早晨的阳光照着茫茫雪原,整个世界变得非常刺眼。唯有城市区,黑烟与蒸汽的白烟混合一体,展现着一副壮烈的工?#24471;欄小?br />
    这一时代谈论环保?不!即便是苏联这样的国家,当今他们还是认为,烟囱喷涌的浓烟往往决定了工厂的实力,亦是决定了苏维埃的先进生产力。

    人们非常崇拜生产力,现实来讲,如今的战争时代,保持强大的生产力就是上亿苏联人民生存下去打赢战争的手段。

    所?#36828;?#20110;新晋的州长乌莫夫,新西伯利亚州的面积减少了,他本人要监管的事宜并未实质上变?#20204;?#26494;。

    在杨明志即将离开莫斯科之时,斯大林可是亲自给乌莫夫这位“封疆大吏”派发了一份命令。

    斯大林是务实的人,故而命令里批评了乌莫夫的违规生产问题后,反而是给予其死命令,即限定时间完成突击步枪的生产。

    毕竟斯大林在决定开始量产突击步枪之时,放眼望去,整个联盟有能力快速投产的就是新西伯利亚这座城?#23567;?br />
    从波波夫那里,杨明志已经知晓设计?#20027;?#19979;的834厂和835厂的精确位置。因行程安排,他赶往乌莫夫办公楼时,并未路过?#32422;?#30340;工厂。

    他倒是顺路见到了另外一些工厂,?#32422;?#35265;到沿街修建的大量三层高的筒子楼,还有大量行走的市民。

    车子在上午九点抵达了州苏维埃办公楼的停车场,由于已经有了预约,杨明志没有遭遇任何的阻拦,反倒是有工作人员担任起引路人。

    杨明志已经不是第一?#21355;?#21040;这里,一个多月的时间,办公楼许多地方覆盖积雪,本就有着历史厚重感的沙俄时期大理石建筑,而今更为厚重。

    其内部倒是因为集中供暖,弄得穿着像是黑熊的杨明志感受到讨厌的燥热。

    他将大衣悉数一脱,包括?#32422;?#30340;哥萨克风格的绒?#20445;?#20840;部交到随从格里申科手里。

    乌莫夫毕竟是本地的最高级行政人?#20445;?#20170;天的事因此显得非常正式。

    杨明志穿着军装,重新戴上大檐军?#20445;?#24182;将所有勋章佩戴于身。

    “就是这里了将军同志。”领路者说完,轻轻?#20204;?#21402;实的木门。

    “请进!”

    随着门的打开,杨明志再度踏入乌莫夫的办公室,再度踩在这熟悉的拼花地板。

    今日的乌莫夫亦是身着正装,他麻利的站起身,张开双臂走向杨明志,就?#36335;?#35265;到了?#32422;?#35768;久未见的儿子。

    是的,仅从年纪来看,乌莫夫是比杨明志年长一代人的。

    何况对于杨明志,他给予这个老家伙的帮助实在太大了。也难怪乌莫夫已经无所谓什么繁文缛节,整个人化身传统的俄罗斯大叔,明明矮了杨明志一头,依旧给予他一记热情的?#24403;В?#36824;不禁拍拍他的肩膀与后?#22330;?br />
    “哦大叔,您真是太热情了。”

    乌莫夫又轻拍几下杨明志的后?#24120;?#36825;才松开了他。

    乌莫夫回到?#32422;?#30340;座位,闲聊道:“李森科同志跟我说起了一些事,所?#38405;?#30340;回来我非常高兴。您向李森科同志建议,用泥土和塑料薄膜建立温室大棚种植蔬菜这件事,我觉得您的想法非常有建设性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杨明志坐在靠墙的沙发,不禁翘起二郎腿。他的心里也在嘀咕,李森科居然把此事告知了乌莫夫。

    “当然是的。不过农业方面我只有最基本的了解,李森科同志是这方面的专家,他说可行就是可?#23567;?#26446;森科同志需要多批一笔工作经费,我当然是支持的。好吧……”说着,乌莫夫自顾自的掏出一支卷烟,火柴点燃塞进嘴里。

    他深吸一口气,享受着吐纳烟草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您亲自拜访我的原因,都是因为突击步枪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是的,州长同志。”

    “关于这件事我正要向您说明一个好消息。嘿嘿,上级批评了我先行生产的行为。不过上级太需要新式枪械了。上级给我下了一个生产?#21103;輳?#22914;果我不能完成?#21103;輳?#23601;是政?#26410;?#35823;。”

    “啊?有这么严重?!”杨明志故意表示惊讶,内心颇为高兴。

本站所有小说均转载于网络,若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.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回应,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!

ag真人网页 北京pk10开奖现场 今晚26选5开奖结果 今天江苏7位数开奖号是多少 彩票开奖频道 伯恩茅斯对热刺 超级高速公路之王试玩 竞彩足球奖金公式 重庆时时彩开奖纪录 安徽十一选五计划 网易彩票图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