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g真人网页
位置:三七书屋 > 武侠修真 > 成仙流浪记 > 正文 第八十四章 回家的感觉

第八十四章 回家的感觉

    第八十四章回家的感觉

    此时正值春夏交替之际,傅楼此次从南向北飞行,所到之处是一派绿树花红、莺啼燕舞的景象,无论是傍水的村落,还是依山的城镇,一切都显得是那么的怡人,那么的恬静。

    东龙城,是傅楼至今所见的最大城池,从低空中望去,高矮相间的房屋,层层叠叠,似乎一望无际。

    傅楼在东龙城南面不远处落下地面,然后飘然徒步向南门而去。

    只见他整齐的发髻,儒雅的脸庞,白晰光亮的皮肤,挥洒的身姿,好一个浊世公子。从外表上根本看不出他已经五十岁了,修真人士寿元长,在修真界五十岁还是非常年青。

    一座能并行十匹马,高达三丈的巨大城门出现在眼睛,大门上方青石雕刻?#23567;?#19996;龙城”三个气势磅礴的大字,显示出此城的雄伟不凡。

    踏着青石板路面,傅楼信步迈入东龙城。城门那条?#20540;?#24456;宽,两旁店铺?#33267;ⅲ?#34892;人摸肩擦踵,一片繁荣昌盛的景像。

    傅楼沿途?#20107;费?#21040;了傅府所在地,一路所问之人皆热情主动地告诉他。

    ?#20040;?#19968;座府邸,亭台楼阁层叠,雕樑画栋,很是壮?#37048;?#20613;楼并?#25381;?#24613;着进去,而是在街对面一座茶馆寻了一个临街的位置坐下悠闲地品茗起来。

    “众位,可曾听?#30340;?#26970;帝国的五王爷,昨天随使臣来?#39029;?#27835;病之事。”?#24187;?#30246;高的茶客神秘兮兮地道。

    “有这事?快快讲来。”有茶客急忙接上话。

    “据?#30340;?#20301;五王爷的病很是奇怪,西部联盟诸国居然无一知道病因,这才来到?#39029;?#23547;医。傅附马爷却在半盏茶功会内就诊断出病因,并在当天就将那位五王爷诊治好了。那位五王爷病好之后当即连呼附马爷为神医。皇上也是大悦,称赞附马为本朝争光。”那位瘦高的茶客继续道。

    “那是自然,傅附马爷的医术那是没得说的,当之无愧的神医。”另?#24187;?#33590;客崇敬地说道。

    接着,茶客们开?#32487;?#35770;傅附马爷的事迹,人人都面带崇敬之色,好像永远也说?#36824;?#20284;的。

    “棋弟的医术医德能做到人人尊敬,真是不简单啊。”傅楼内心欣慰地道。

    傅楼所坐的位置正好可以完全看到傅府的大门,大门左侧不远处还开有一个稍小的门,上书“济世堂”三个字。不时有各色各样的人从“济世堂”进进出出,好不热闹,出来的人中多数手里拎着一包包的药,显然来看病的人都是出入此门。

    傅楼向酒客一打听原委,原来傅棋名气实在太大了,来找他治病的人太多,可是他本身就职于太医馆,分身无术。于是,他在此开了一间济世堂,?#25165;?#20960;位因仰慕傅棋医术的追随者在济世堂坐堂应诊。这几位追随者的医术和医德都很高,因而前来看病的人也不少。

    傅楼一看晌午已过,起身向傅府走去,为了避免惊世骇俗,还是按?#28010;?#20043;礼向大门走去。

    “在下傅楼,是从高老庄来,求见傅太医。”傅楼对着门口的家丁拱手抱拳道。

    “傅楼?您稍等,容小的去禀报。”那名家丁明显不认识傅楼,但听到姓氏与家主相同,也?#25381;?#24608;慢。这也难怪,除了傅楼的四个至亲之人,谁也没见过他,就算傅楼这个名字,也只在内眷之间偶尔才会提?#21834;?br />
    一会儿,里面急匆匆走出一个俊雅的男子,看上去三十几岁的样子。傅楼依稀可以从中看出傅棋小时候的些许模样。

    来人三步并作两步,快速奔到傅楼面前,一边仔细看着傅楼,一边颤声道:“你……真的是大哥?#20426;?#20182;显然有点不敢相信,只因此时的傅楼与二十多年前?#25381;?#19997;毫变老,还是那般模样。

    傅楼心里微起波动,面露微笑的道:“棋弟,是我。

    一听傅楼熟悉的口音,傅棋这才确信眼前之人就是大哥,不由地喃喃地道:“难怪母?#33258;?#19978;就说喜?#21040;校?#22909;事到。正好我今日又是轮假,莫非这是天意。”

    傅楼笑了笑道:“我这次是来看望父母亲、外公和你的。”

    接着,傅棋连忙拉着傅楼的右手一边往里急走,一边道:?#30333;擼?#25105;领大哥去见父母亲和外公,他们特别想你,尤其是最近这几年,总是提到你,谈起你小时候的事来。”

    傅棋可不想让太过惊扰三位老人,大喜与大悲对老人身体都不好,笑着道:“棋弟,慢点,不要惊到了三位老人家。”

    傅棋一怔,随即释然,毕竟他也是一?#24187;?#21307;,明白其中缘由,连声道:“嗯,是我太心急了。”接着他转头吩咐路边的丫环几句。那名丫环飞快地往里跑去。

    一会儿,傅楼随着傅棋来到内院,这里是家眷居住之处。

    接着,傅棋将傅楼带到内院正气堂的会客厅?#23567;?#27492;时厅中上首坐着三位白发苍苍的老人,正是傅楼的父母亲和外公。

    “拜见父亲、母亲、外公,孩儿未能在家守护三老,实在不孝啊。”傅楼上前跪倒在地道。

    三位老人已经激动的眼泪滚滚而下,泣不成声:“回来就好,回来就好……快起来……快起来。?#21271;?#35828;边站起身来,走过来伸手将傅楼拉?#20284;?#26469;。

    看着眼前三位至亲的老人,傅楼心境再高,此时内心也忍不住感慨起来。

    曾几何时,外公在他眼里是那么的博学多才,健谈多语,身体也是挺拔?#24598;剩?#21364;不料这一别之后,已成?#22235;?#36808;的白发老人。

    曾几何时,父亲在他眼里那么高大,那么的魁梧有力,浑身有着爆炸性的力量,不料二十不见,也已是白发老人。

    曾几何时,母亲在他眼里是那么漂亮,眼睛更是那么的明亮,不料这一别之后,也已是白发苍苍,双眼也?#34892;?#28151;浊了。

    ?#20843;?#26376;无情,一年一年催人老啊。好在自?#20309;从?#32504;缪,让家人修?#35835;?#26080;极诀,否则如今的情景就更是不敢想像了。”傅楼感叹之余,还?#34892;?#24198;幸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整个下午,一家人话起家常,主要谈的是傅棋这些年的经历。而?#20613;?#20613;楼自己的事情时,傅楼都是轻描浅写地略了过去,毕竟修真界的事太过离奇,知道的越多反而不好,他也不想让三位老人家担心自己。

    三位老人由于练习无极诀多年,虽然年岁已高,但是身体倒?#27493;】怠?#27492;次傅楼回家,三位老人情绪波动太大,渐渐已经出现疲态。

    于是,傅楼拿出七?#24050;?#29748;,轻轻弹奏了一曲《梵?#37027;貳?#20248;美恬静的旋律从十指间缓缓发出,将众人的思绪带到了一个梦幻的意境当?#23567;?br />
    渐渐地,众人皆?#20004;?#20110;美妙的琴声之中,身心如洗涤般的舒畅,亲人离别之苦已渐渐平息,心情愉悦得很。

本站所有小说均转载于网络,若侵犯?#22235;?#30340;权益,请与本?#31455;?#29702;员联系.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回应,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!

ag真人网页 四川麻将作弊器 江西多乐彩号码推荐 湖北30选5彩票开奖结果 安卓版最新腾讯麻将 皇家社会VS莱加内斯 广西快3开奖顺序结果 守财奴APP下载 大乐透大复式与小复式公式 电竞比分查询 麻将是用什么材料做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