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g真人网页
位置:三七书屋 > 玄幻魔法 > 一世之尊 > 正文 第二百九十八章 屠鸡剑神当日事

第二百九十八章 屠鸡剑神当日事

    菩提,佛门智慧和开悟的象征,昔年佛祖便是在菩提树下证道。

    “嗯,佩戴菩提子还能有助于感悟天地,从而了然自身,初步寻觅出道路,?#36824;?#36825;种事情可依而不可靠,终究还是得看自己。”江芷微轻轻颔首,一如以往般提醒孟奇。

    孟奇扯出微笑道:“放心,我不会本末倒置的。”

    他主要是?#31185;?#25552;子“悟”如来神掌,从中得到收获,其他方面,能有自然好,不能也无妨,路是自己一步一步走出来的。

    对于他的选择,齐正言和阮玉都很是理解,知晓他与赵恒一样,开窍期肉身上的修炼差不多到了极限,目前更多是元神与心灵的提升。

    虽然他没有明说,但大家都看得出来,他的目标是下次任务前天人合一并初步走出自己的道路。

    孟奇转过身,将自己看中很久但一直没有余钱?#19968;?#30340;那枚菩提子取了出来。

    它色泽青碧,充满灵性,握在?#31181;?#26377;清爽之意遍布全身:

    “五百年菩提子,地宝,贴身佩戴能辅助人开悟,尤其是佛法,九个月灵性自失,价值一千善功。”

    这枚菩提子不算贵,但作用太过鸡肋,若非佛门高僧或者孟奇这种身怀佛门真意传承需要感悟的,很少人能用上,毕竟感悟天地方面的能力不算出众。

    将它串成吊坠悬挂于胸口后,孟奇只觉神智为之清爽,斟酌了一下,打算选择一式刀剑合击的招?#21073;?#22240;为若自己没有这方面的能力,怕?#28508;?#39035;机缘巧合才能从“如来神掌”中悟出相应功法。

    想及“刀剑合击”的招式。孟奇最先浮现的念头毫无疑问是“三刀三剑三神技”中的“三神技”,?#19978;В?#23427;们是法身招式。距离自己还很远,三刀三剑又非急需。

    他将想法一说。江芷微等人纷纷翻看起自身的?#19968;?#35889;,寻觅类似的招法,并不断提供意见。

    最终,孟奇挑中了主世界三百年前某位散修外景的标志性招?#21073;骸?#36870;乱阴阳”,价值一千零五十善功。

    它只是初入外景,但包含?#35828;?#21073;合击、阴阳互转的技巧和法门,对这方面初学乍练的孟奇来说正是高建瓴的选择,至于开窍期的刀剑之法。则过去浅显和基础,以孟奇目前的刀法和剑法境界,自身也能很快摸索出来。

    “好了,两年之后再见。”江芷微轻吸口气,笑盈盈说道,既是鼓励自己,又是对孟奇等人美好的祝福,祝他们接下来的任务一切顺利。

    说完,她转过头,步伐坚定地踏入了离开的光柱之?#23567;?#27684;氲升腾,留下一道淡冷的青影。

    孟奇露出少许黯然,罕见的沉默不语。接着与阮玉、齐正言、赵恒告别,并表示自己要北上草原了。

    光影流离,孟奇出现于自身内,日光从窗户透出,洒下一片金黄,照出飞舞的?#26223;!?br />
    那名大方开朗的少女,那个在自己最无助时候伸手的姑娘,就要开始坐死关了?或许再也无法相见了?孟奇心中?#31185;?#38590;以排解的怅然情绪,一时怔怔出神。

    此是生离。亦是死别?

    “?#31069;?#19977;弟。你都九窍齐开,为啥不出来喝酒庆祝?#20426;?#31383;户边突?#24187;?#20986;一个毛茸茸的脑袋。正是不知多久未理发刮须的高览。

    孟奇抬眼看去,却发现高览的双眼蕴含着淡淡的玩味,心中顿时咯噔了一下,自己就在高览身旁进入?#21482;兀?#20182;是否发现了什么?

    之前孟奇也不是没见过法身高人,方丈空闻和陆大先生都是,可进入?#21482;?#26102;,与他们距离较远,又是处于人多的地?#21073;?#32780;现在,高览与自己相距不超过三丈,左近无人,连蛇虫鼠蚁都少。

    “放心,放心,谁都有秘密,俺像是胡乱刨根究底的人吗?#20426;?#39640;览一副我已经?#21019;?#20320;秘密的样子。

    呃,六道没?#20174;Γ?#20063;许他只是能看出一点,不涉及关键?孟奇稍微放下心来,站起身道:“大哥,还?#23567;?#37257;仙’吗?#20426;?br />
    他现在心情复杂,有一醉解千愁之?#23567;?br />
    高览将那根铁条随意地插在腰带之上,背着手,来回踱?#21073;?#19981;断地打量孟奇,看得孟奇内心忐忑,不知道他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“大哥,不是喝酒庆祝吗?#20426;?#23391;奇挑眉问道,不显忐忑。

    高?#32907;?#21863;两声:“你一点都不高兴,算什么喝酒庆祝?看你的样子,莫非害了相思病?#20426;?br />
    “哪有!”孟奇当即否定。

    “三弟,你瞒得了别人,可瞒不了俺这双眼睛,若你心情不好非因姑娘而起,俺就把头割给你当?#39318;?#22352;!”高览得意道。

    “怎……孟奇下意识要否认,可刚吐出个字,就长长叹了一声,“是与姑娘有关,可不是相思。”

    高览点?#35828;?#22836;,对自己的机智和眼光很是满意,双眼圆睁,充满兴味:?#20843;?#26469;听听,说来听听。”

    看着他的样子,孟奇不知怎么就想起了三姑六婆,但他情绪复杂,确实有倾诉的冲动,于是叹气道:“大哥,小弟之前不是提过一位生死之交吗?武?#26469;?#23447;嫡传,光芒四射,胸怀剑意,开朗大方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嗯,她怎么了?#20426;?#39640;览兴致勃勃追问。

    ?#20843;?#25171;算坐死关。”孟奇沉闷道。

    高览长长地“?#30784;?#20102;一声:“原来是洗剑阁的嫡传,你小子本事不小啊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本事不本事的?#20426;?#23391;奇恼道。

    高览笑眯眯道:“洗剑阁的死关,再天纵奇才亦有不小可能枯死其中,是不是舍不得?是不是想挽留?#20426;?br />
    “是舍不得,可不能挽留……”孟奇怔了怔道。

    高览双掌一拍:“这就对了,还敢说没点相思之意?#20426;?br />
    孟奇老脸微红:“是朋友之间的舍不得,此去死关,或许再也无法相见。”

    “总之是舍不得,心中有无数情绪难以排解,对吧?#20426;?#39640;览挑了挑眉。

    孟奇点?#35828;?#22836;。没有说?#21834;?br />
    “那就当面和她说说,挽不挽留是你的事,接不接受挽留是她的事!”高览一把抓住了孟奇领子。

    “会坏了她心境的……”孟奇?#20843;?#26410;完。就感觉四周悄然无声,眼前皆是幽暗。唯有领子处有高览之手的触?#23567;?br />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孟奇眼前终于出现光亮,前方是一座笔直如剑的山峰。

    “这是哪里?#20426;?#23391;奇愕然问道。

    高览爽朗的笑声响在他的耳畔:“当然是洗剑阁山门所在。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孟奇有些茫然了。

    高?#26391;掌?#31505;容,表情变得正经:“即使是朋友,临别之前不是亦得道道离情?总之,不要让自己后悔,俺不想自己的结拜?#20540;?#20063;和俺一样。”

    黛眉大眼,黑发简单挽起。柔顺披着,身着鹅黄衣裳的明艳少女江芷微……

    叫着“小和?#23567;保?#20280;出友好之手的江芷微……

    负于自己背上,默契配合的江芷微……

    屡次指点自己,不远千里来江东相助的江芷微……

    面对强敌绝不退缩的江芷微……

    燃烧自我,斩出了剑廿三的江芷微……

    以及“屠鸡剑神”江芷微……

    种种回忆浮现眼前,孟奇深吸口气,目光变得坚定,高大哥说得对,总要道一道别情。

    他迈开步伐。走向了山门所在,迎面一位弟子道:

    “这位朋友,不知何事到我洗剑阁?#20426;?br />
    “在下苏孟。求见江芷微江师姐。”孟奇拱手道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一处房间内,江芷微坐于木凳上,环视着四周,与别的女子闺房不同,这里只有一面镜子,没有梳?#30887;ǎ?#35013;衣物的箱子亦是寥寥,窗明几净,清爽朴实。处处摆放着剑法秘籍。

    这就是她生活了十几年的地方。

    江芷微闭了闭眼,与过去告别。提着长剑正待起身,忽然听到外面有师弟传音道:

    “江师姐。苏孟来?#33579;?#21487;要见他?#20426;?br />
    孟奇名声在外,洗剑阁弟子亦不陌生。

    江芷微表情一怔,握剑之手下滑了几分,贝齿咬着下?#21073;?#19968;?#26412;谷幻?#26377;回答。

    “江师姐?#20426;?#22806;面的师弟提高了音量。

    你自己的路得自己来走……师父的告诫回响在江芷微脑海内,她长长地吸了口气,?#21482;夯和?#20986;,末?#35828;潰骸?#35753;他在半山亭等我。”

    一间石室内,一名青衣男子闭目端坐,膝上横放着长剑,整个人显得空空荡荡,如在远?#21073;?#23545;江芷微的行动,他没有任何阻拦。

    山下,高览背负双手,遥望洗剑阁,穿过重重阻碍,似乎看到了某个身影,忽然,他微皱眉头,低语道:

    “这个疯子,居然选了最难的路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半山亭内,孟奇腰跨长刀,看着山间云雾,突然有点忐忑。

    这时,山路拐角处过来一道鹅黄身影。

    时值盛夏,?#20132;?#28866;漫,树木苍翠,江芷微缓缓行来,正如花中仙子。

    她没再穿青色服饰,而是换回了鹅黄衣裙,黛眉大眼,黑发简单挽起,柔顺披下,明艳不可方物,几如孟奇初见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你回来。”江芷微笑吟吟踏入半山亭,坐于石凳之上。

    孟奇在她对面坐下,苦笑道:“总有些离情别绪,想着再见你一见,除了坐死关,其实还有很多?#40644;?#30340;法门。”

    说出这句想说很久的?#22467;?#23391;奇顿觉整个人轻松了不少,但又更加的忐忑。

    江芷微脸上不见愠怒,与过去一样笑道:“我自然是考?#20999;?#20037;才下的决定。”

    她的目光变得很是柔和,含笑看着孟奇,声音如泊泊泉水:

    “我师父在门中地位特别,连带得我也受所有人期待或尊敬,师兄师弟,师姐师?#33579;?#35265;我总是客客气气,从来没谁和我开玩笑。”

    “而你,第一次,嗯,应该是第二次见面就敢给我取绰号,还什么屠鸡剑神,让人又好气又好笑。”

    “明明是个没什?#27425;?#21151;的小和尚,居然能胆大包天、悍不畏死地战斗。”

    孟奇没说?#22467;?#38745;静听着江芷微回忆。

    “你总说自己爱脑抽,爱人前显圣,总想成为评小说里的那类侠客,总有好玩的话语,好玩的举动,让人忍俊不住,可关键时刻,你绝对一马当先,从不退缩地挡在前?#21073;?#35753;人能够信赖。”

    “那时候,你粉雕玉砌,惹人疼爱,我拿你当弟弟看,可渐渐的,你长得比我高,也越来越成熟,嘴上风幽默没把子,可实?#24066;?#21160;却沉稳可靠。”

    “和你相处总是非常愉快,还有沉默寡言但对同伴很容忍的齐师兄,还有与我一样幼年孤单的玉妹?#33579;?#36824;有张师兄,还有符姑娘,你们重义轻财,快意恩仇,生死相随,满足了我对江湖的所有期待……”

    江芷微的声音带着少许?#33485;茫?#22068;角挂着真诚的笑容。

    顿了顿,她黑?#20102;?#30446;望着孟奇的眼睛,不大但清晰地道:

    “但这些不是我最想要的。”

    孟奇沉默半响,露出一丝笑容:

    “我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江芷微点?#35828;?#22836;,也不告别,提起长剑,缓缓转身,不疾不徐走向峰顶。

    快到拐角处时,她弹?#35828;?#21073;鞘,内里宝剑轻鸣,如同龙吟。

    剑鸣之中,她曼声道:

    “平生唯爱七尺剑,斩吾见我我非我。”

    孟奇静心聆听,只见?#20132;?#32474;丽而多姿,渐渐遮掩住了那道鹅黄身影。(未完待续)

    ps:嘿嘿,没断更,不用请假,嗯,回成都了,调整两天开?#25216;?#26356;

    ♂手^机^?#27809;?#30331;陆

本站所有小说均转载于网络,若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与本?#31455;?#29702;员联系.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回应,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!

ag真人网页 神之浩劫芬里尔 广西快三开奖号码 法老王的秘密电子游艺 北京十一选五开奖结果手机板 横滨水手vs鹿岛鹿角 云达不莱梅vs勒沃库森 fm2012门兴 幸运赛车全天计划在线 太空小绿人APP 广西11选5走势图买技巧